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实力派网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实力派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实力派网
搜索
查看: 1474|回复: 0

[散文随笔] 慕旭与《丘处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7 16: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                                   慕旭与《丘处机》

     近些年,地处胶东屋脊的栖霞境内,不时传出某某人编书出集子的新闻。这在市场经济大潮的今天,似乎已不再像建国初期文盲战士高玉宝写出一部自传体小说《高玉宝》那样轰天动地,人人传颂。然而当退休干部慕旭的处女大作《丘处机》一问世,却在胶东半岛引起不小的反响。《丘处机》,长篇记实文学,42万字,包括63个章节,全书翔实而生动地记叙了名列烟台市八大历史名人之首的丘处机一生的经历。用这种形式为丘处机作传,不仅填补了地方史志的空白,而且在全国全真派道教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博得史学界和文学界的关注与肯定。如此一部鸿篇巨著,出自一个年近古稀的业余作者之手,其背后熬尽多少心血,付出怎样的代价,是可想而知的。笔者正是怀着这种好奇和敬佩的心理,采访了慕旭。
                                          
                                   母亲的话语是种子
   
    慕旭,1938年8月出生于山东栖霞山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他模糊地记得,五六岁时,晚上经常提着蒲团随母亲坐在院落里纳凉,看星星,听故事。母亲讲的故事多些是本乡本土的人和事。她常说:“咱栖霞这方土,出能人,出伟人,丘处机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伟人,听说他在栖霞城北还修了一座宫,挺气派。”虽然母亲说她“身不离院,足不出户”,没见过那座宫,但丘处机和那座宫的影子,却深深印在慕旭的脑海里。
稍大一点,他才知道丘处机修的那座宫叫太虚宫(因建于丘处机的家乡滨都里村,俗称滨都宫),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每年古历正月十五至十九,这里连赶五天山会,四面八方的人都来庆贺丘处机的生日。为了解开母亲所讲故事之谜,他十几岁就随大人去瞻仰过太虚宫残留的遗迹,从而对栖霞出的这位伟人发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激起他深入了解丘处机的欲望。
    然而1965年大学毕业的慕旭,却分配到离乡百里以外的乳山二中任教,当时的工作环境和开门办学的特殊形势,都不容他更多接触丘处机的史料,1972年他调回栖霞故土,触景生情,引发了童年的记忆,母亲说的那段刻骨铭心的话,时时响在他的耳畔,但又因改行从政,忙于组织和人事摊子上的事情,也无暇顾及。
    母亲播下的那颗种子,只能在心底潜滋暗长。

                                       改革开放送春风
   
     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大气候下,慕旭由人事局副局长,调任宣传部副部长,工作的性质和自己的所学所好挂上钩,挖掘和宣传本地的历史名 人,弘扬历史和地域文化,成为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栖霞旧县志中,发现“丘处机生平”的记载,母亲当年的讲述,找到了历史依据,更进一步坚定了他了解丘处机、研究丘处机的决心。
可是有关丘处机的文字资料,在栖霞却凤毛麟角。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利用八小时以外、节假休日及外出开会、参观的机会,到处搜集有关道教和与丘处机有关的书籍、报刊及民间资料,甚至外出考察的短暂日程里,也不肯放过,有些宝贵资料是从香港青松观和日本东京大学图书馆查找到的。他平时无其他爱好,扑克、麻将等娱乐工具从不占边,茶余饭后也总是与书籍、报刊为伴。他怀着对丘处机无限崇拜敬仰之情,废寝忘食,孜孜不倦,读书看报,作读书笔记,写资料卡片,四处查阅、广泛涉猎,无数次来到丘处机故里周围村庄,拜访长者,登上丘处机当年练功励志的公山,南瞻北顾,寻找丘处机的踪迹。他有时徜徉于太虚宫的废墟,有时伫立于某一片残砖断瓦前,久久凝思。日久天长,丘处机的影子渐渐彰显,丘处机在他的脑海里活起来。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暖了大江南北,利用历史文化,发挥名人效益,带动地方经济,已成为神州大地生财致富的一种时尚。当栖霞市(县)委、政府,审时度势,做出重修太虚宫、推动旅游事业的设想之后,时任市(县)委副书记的慕旭当任不让地接受了带队西行考察、取经、征集丘处机资料的任务。这对他的丘研工作,不喾是一股春风,一次及时雨。
                        
                                      万里西行是关键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慕旭虽然在长年的丘研过程中,翻阅的资料不下数百万字,所作标记和卡片也有数千处(条),但终不能体会丘处机在陕西磻溪和龙门苦修13年及晚年不辞72岁高龄应诏西行万里到雪山会见成吉思汗的切身感受。
于是,1992年9月他带领3人,沿着丘处机当年西行的路线出发考察了。
首站来到北京白云观。这里是丘处机临终前三年,奉旨掌管天下道教时之传道之处,也是他逝世后安葬遗骨之所。在这里慕旭一行得到时任中国道教协会第五届会长黎遇航的热诚接待,黎遇航会长了解了他们的来意后,谈了很多指导性意见,并详细介绍了丘处机的生平业绩,最后由道长陪同,详细参观了白云观,拜谒了丘祖殿。
     接着驱车出塞,径直北上,进入广袤无垠的蒙古大草原。此时的塞外,已是野草衰败,寒气袭人,飞雪扑面,慕旭一行义无反顾,驱车前进。来到呼和浩特,参观了蒙古历史博物馆,听了内蒙古大学林沉教授有关丘处机与成吉思汗关系的介绍,收获颇丰。
汽车继续西行,越包头,进入鄂尔多斯大草原,拜谒成吉思汗陵,了解了成吉思汗敦请丘处机以求治国、长寿之道的详细过程。继续西去,进入新疆吐鲁番,过火焰山,越沙漠,穿戈壁,滴水不见,人烟无有,寸草不生。身处此境,令人生畏,慕旭亲临其境,深深体会到丘处机当年西行的艰难。接着沿着丘处机的足迹登上天山,俯瞰祖国大地,当年丘处机在这里向皇帝论道,呼吁“敬天爱民”的情景浮现于眼前。随后,他们从祖国的最西边陲,循古丝绸之路向东,行数日,进入甘肃,参观了世界艺术瑰宝敦煌莫高窟。接着进入陕西境地,先后拜谒了丘处机当年苦修6年的磻溪(宝鸡县)和磨石澄心7年创立全真道教龙门派的龙门故址(陇县)。甘陕一带是丘处机足迹最多、影响最大的地盘,也是慕旭一行考察的重点。这里经历的三件事,对他的影响最深。一是当年丘处机在磻溪的苦修之所,已在农业学大寨中被扒掉,只剩下门前一棵粗壮高大的银杏树。进入80年代,当地农民怀着对丘祖的敬仰,自发集资,重修复原;二是龙门山一带百姓尊誉丘处机为“自学状元”,家有考学的学生,为弘扬丘处机的苦学精神,家长都要带孩子到山上道观里拜谒丘祖像并敬送一只镜匾,日积月累,殿堂上所摆的镜匾足够装满一大卡车;三是拜谒兰州东60里的榆中县兴隆山上的丘祖庙时,按山规,草枯季节禁止一切人进山,可是因为他们是丘处机故乡的客人,特许放行,作陪的文化旅游局局长王作江同志还特地在丘祖像前焚香敬告:“丘祖,你故乡来人看望您了。”
通过这三件事及一路的感受,慕旭找到丘处机的故乡人在了解丘处机、弘扬历史文化方面的差距,于是更奠定了他为丘处机写传记和敦促政府复修太虚宫的决心。
      慕旭一行,车穿800里秦川,经汴梁古城,返回齐鲁大地。这次考察,历时两个多月,行程三万六千公里,参观了十余座宫观,拜访了数十位道长及专家学者,满载归来。虽然此行经历了他有生以来从未经过的辛苦,但却成为他完成《丘处机》一书写作的关键。

                                   四年耕耘结硕果
     
     西行归来,慕旭对写《丘处机》一书胸有成竹。但为了准确评价历史人物,把书写出水平,他抱着集思广益、取长补短的目的,于1996年及写作过程的2002年,先后两次亲自主持在栖霞召开了全国丘处机研讨会,通过与众多海内外专家学者的磋商交流,他对丘处机的认识更加全面深透。
1998年下半年,他从工作岗位上退休,有了充足的时间和清静的环境,他认真梳理了多年以来积累的大量资料,便进入了长达四年的成书过程。从此,他没有了星期天和节假日,1400多个日日夜夜,他无时无刻不在想书、写书、改书,为了锤炼每一个词语,写好每一个细节,他朝思暮想,寝食不顾。有时凌晨醒来,想着,想着,想起几个好词,立即披衣起床,记在纸上;晚上写累了,他便独自徘徊在院落里,为某一个细节反复琢磨、推敲。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呕心沥血地打造,至2003年6月,初稿终于拿出来。接着一边修改,一边联系出版社,运作出版,当书稿寄到著名历史学家山东师范大学78岁高龄的安作璋教授手上时,安教授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并欣然为之作序。序曰“本书从大跨度、多角度描述了丘处机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刻画出这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宗教家一生的重大经历和深刻的思想感情,对于后人研究丘处机和全真教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安教授评价本书说“本书情节生动,语言形象优美,文笔流畅、故事性强,适合于各界人士阅读。读后不仅可以领悟到历史人物成长的不平凡的经历,激励人们在事业上不断开创进取;而且能够欣赏祖国的自然风光,了解各地风土人情和历史知识,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慕旭辛勤耕耘四年,终于结出硕果。当2004年《丘处机》发行的消息风靡半岛时,太虚宫也修复开放了,开典当天,就有观众8万余人。一部《丘处机》,一座太虚宫,同时面世,可谓是胶东屋脊的双喜临门。
      此书发行以来,慕旭家的电话铃声,就从来没有安静过,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及道教信仰者,纷纷来电祝贺或讨求《丘处机》一书,随着《丘》书的发行,瞻仰太虚宫的海内外游客也与日俱增起来。慕旭现在已近耄耋之年,他对丘处机的研究,并没因出一本《丘处机》而满足和停止,而是在继续挖掘和整理有关丘处机的民间传说,从另一个角度宣传和弘扬丘处机精神。

楼主热帖
[文学] 怀念母校——英灵山中学
[文学] 远袁有别又有同
[文学] 席国利为首席
[文学] 某公好“虎”
[文学] ]军旅摄影家姜柳湘
[文学] 慕旭与《丘处机》
[文学] 走进飞天女王亚平的故乡张格庄
[文学] 回味佳肴海草冻
[文学] 多有村庄冠龙名
[文学] 山重水复九龙村
[文学] 清明流行的民间游戏
[文学] 老伴一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人生就是在同困境周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渡过难关。—张铭利

QQ|手机版|小黑屋|帮助中心|实力派网 ( 鲁ICP备14015739号-1 )  

GMT+8, 2018-10-16 07:52 , Processed in 0.099659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星硕互联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www.shilipai.com edition:hsmhx3 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