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实力派网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实力派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实力派网
搜索
查看: 3509|回复: 4

[小说天地] 情人夜宴及暂厝的一句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16 23: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ntitled.png

    凉风已袅袅,露重木兰枝。独上高楼望,行人远不知。——古离别·姚系·唐代。
最好还是回家吧!
  ——题记。

  上

  举起精美而富态的高脚杯,他说“生日快乐!” 她微微一笑,擎起面前的另一个酒杯,双颊绯红,娇媚地启唇道声“谢谢!”

  清脆的撞击在秋夜的窗前分外悦耳,伴着清爽穿窗而入的风息、飘渺温软的音乐。鲜艳的红酒和橙黄的果汁隔了两层玻璃波澜骤起,各在自家容身器皿
  相契的和谐过后,多是失而复得的乏味或者得而复失的缺憾,幸好曾经爱过,这便是最可靠的和解诱因与牵引动力。时过境迁,谁也回不去的,所以,里起伏潋滟。然后最壮烈的上层部分流体,徐徐注入把玩者的口腔。

  他说,“这种酒杯名唤‘勃艮第’。”她谦逊地应答“是嘛?我只知道叫高脚杯!”

  疏离了许多岁月后,男人在隔几对饮的女子面靥上,冷眼瞥见了久违的温婉和美丽,更有一份不容忽略的新内容。
  她是他的情人,今天是她的生日。

  一次偶然的相约。一场牵强的聚会。一餐失而复得的庆生宴。

  从如胶似漆但若即若离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反复的、此消彼长的、不断拔高刺激阈值的。也是难以一言蔽之,而是琐碎的、莫名的、猝不及防的。

  渐渐,情人们没有脱离古今中外这一关系范畴的必然趋势,他们开始稀疏的争吵和频仍的怄气,心照不宣、暗无声息但金戈铁马、刀枪剑戟。

  某个时段,他们甚至遗忘了对方,或者以为就此做到无牵无挂、陌路不识。

  然而,曾经挚情的沉淀与空虚寂寥的袭扰,还是令她们在某一瞬想起那人、清晰彼此共历的往昔。点点滴滴、幕幕种种。怀念,生如倏忽之风,势如肆虐之火,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不过这样的脆弱切点和情愫周期再难像初逢初遇那般,心有灵犀、一拍即合,多半冰火两世界、软硬难相适。有时是他,有时是她,总有不期而遇的合理障碍委婉地回绝电话那头的殷殷期盼。

  于是日渐麻木,于是一切完全由概念意象替代了行为实质。

  譬如前几日,他在中午的酒醺中向她发出了真切的邀约,她应允晚上一聚。入夜,酒意退去,盟约还在,他沐浴更衣、盛装前往,却久等不来。再电话催促,她已另有安排。他在夜色迷离的十字路口深度悲凉,一腔热忱化为灰烬,被忽略的屈辱如烟如雾,经久不息。

  今日下午,她的电话唤响他的手机时,他的语气仍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甚至亲热到胜过既往的每一次通话,但心里认定,无论如何,一定含蓄地否决情人的任何要求。为了她前次爽约的复仇,为了早已枯萎、渐近寂灭的情欲之花。

  她说“今晚有时间的话,一块吃饭吧?”他冷冷无声地笑了,君子报仇的十年这么快就到了,“好啊,不过现在定不准,办公室有人,六点左右我给你准确消息!”她那边的语气软了下来,“我只是想、只想和你说说话。”他信心坚定“好的!我尽量!”

  挂断电话的瞬间,他脑海里已拟好了简短的结案陈词:今晚有事,改日再约。

  他轻易就理解和原谅了自己的残忍,并且,他想奸笑一声宣泄因她积郁的块垒,却发现心里即时的感觉,是那样地不舒服。他终于谴责了自己的冷酷。他的胜利,居然不过是与自己虚荣感觉的妥协。他默默地在走廊里徘徊了一阵,点一支烟,让烟雾和着诸多怅惘袅袅散逝。

  傍晚的天色和城市一例灰蒙蒙的,如少年为赋新词的矫情一样。

  看看腕表,时间已近五点半,男人按照腹稿给女子发送了那八个字的短信。他的意料结果是,对方只字不回,或者佯作淡泊地回复,“好吧”。这样类似的桥段,他和她屡见不鲜,习以为常。

  浅薄男子自命不凡的判断不就铩羽而归。

  她这次不依不饶,无限幽怨。她在短信里的怅然和哀怨,字字如针,戳在他的练门上。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额,我只想和你说说话。”

  半个工作日精心构筑的防御工事顷刻坍圮了。以为壁立千仞的他的心,软弱到熔成了一滩水。

  她的好、她的柔情,铺天盖地泛滥成灾。

  很快,他回信问“今晚你想吃什么?”她以缀满惊喜的词句追问“怎么,今晚你有时间了?”“有必要的事,我可以和同事调整工作!”“那好,我六点半给你电话!”

  时间充足,他做好了关于服饰、地点、活动经费和餐饮类别的前期准备。

  然后,光线混沌,华灯初上,街上行人稀疏,正是晚餐现在进行时的阶段。他抬手招停驾车行进寻觅的她,他们相见,车行、车停,情人们并肩迈进那家安静的西餐厅。这一刻,行程是温馨的,世界是甜蜜的,恬淡素雅、纤尘不染。

  真爱一个人时,是灵魂烧一把火。不要管那些道德法律,否则心都不在了,世俗的外壳还有什么意义?

  她们选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灯光柔和,明窗净几。最叫绝的是,二楼只有他和她这一对客人。他坐在窗扇开启的一侧,对面的她与窗玻璃隔了半掩的淡蓝色帘子。

  他边征询女子的意见,边将定好的项目报给侍者,牛排、沙拉、红酒和果汁。老板临时客串的服务员——年长的妇人认真地逐一记录,并耐心详问了顾客的口味细节。

  等待酒肴的时刻,他缓缓燃着一支烟。他说,“顺风吹烟,不会很呛人。”这解释缘于上次她极力反对男人在自己面前吸烟。她无奈地笑笑,破例宽容了情人的造次。

  他冲破了旧的藩篱,但新的自由索然无味。燃烧的烟草,无人关顾地趴在烟灰缸沿上叹息。

  语言的倾诉比及氛围的无声交融,略输肤浅。最动人的故事在举手投足、笑颦之间。

  他眼睛余光准确窥见,送菜上来的年轻女服务员偷眼看他的眼光的异样温度。一点自信和小小的情思冉冉蔓延。

  她们很小心地用钢刀截断牛排,再用钢叉把大小适中的一段送入口中,用餐时他们没有观望彼此,盘子是人们专心致志的主题。第二次举杯时,陪伴酒水入口的,除了菜肴,还有眷眷的话语、轻盈的氛围和脉脉的目光。

  下

  暮色已经完好的沐浴了整个世界,苍穹深沉,无月无星。泛黄的叶片、青铜色的枝梢、灰褐的树干——路边梧桐树的秋季所有的体貌特征,一概湮没在无边的黛色海洋里。马路上偶尔掠过的车声灯影,泼墨了城市浮华的纹理。那时,远远的树木,不但没被耀回白日的原型,反是愈见深邃和神秘了。一架老旧的马车驮了木柴,趁着黑暗在老者的呼喊驾驭中经过,吱吱嘎嘎,马蹄特特。更远处的村庄里,隐约了单薄的三两狗叫声。微微的风宛若撩动的绸布,漾过楼上人的发丝、脸庞和卷袖露出的胳膊。

  不说话时,他就看着这一切场景。她眼里的风景便单纯了许多,古朴的餐桌椅、晶莹的玻璃器皿、墙上的水彩画和对坐的男人。此刻的男人,嵌入女人的眼里,该是忧伤的,深沉的,儒雅的。

  昔日鼓角争鸣、断金碎玉,而今温润如玉、虚圆平和。时光和阅历以怎样神奇的魔力,锻造和砥砺了一个男人的外在与内涵?

  女人的心剧烈而短促的颤了一下,稍纵即逝,弥足珍贵。

  她们开始喁喁私语,他说了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一件关于他自己、一件是帮助他至亲的人摆脱险境;她则讲了自己最近的身体和遭遇。言者恳挚,听者细致。

  她们几乎错觉了时空的流徙,某个时刻,似乎光阴倒转,昔年重回。她们复活了初初相遇的刹那,那时她们挟了饱满的情怀,所有的一切,刚刚开始。那时她们轻轻一唔,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但他在持久凝眸自己的情人后,不得不在内心向自己坦陈,这无法回避:尽管她依然妖娆迷人,终是掩不住尘世浓重的风霜。岁月的痕迹对谁也公平无二,不刻在脸上,就写在心底。

  这是他最新的察觉,也许是她最近的现象,但结果一致。这使他可以从容一些,淡定一些,打理好任何不安份的念想。

  既然我们无需诅咒什么,那就请尽兴祝福吧。

  他看她的容颜、仪态和桌下优雅的秀腿,都持了纯正的审美态度。他中肯地赞美了情人今夜衣衫的雅致,她很受用地绽放笑颜。

  他也莫名其妙地追随一笑,但在笑容里,宁静的女子,她,忽然就一层一层远离了,逐渐斑驳在记忆小巷的转角。

  很多东西,仿佛就在昨天,但忽然无限的遥远。

  他为她续了澄澈淡黄的果汁,为自己添满鲜艳如血的红酒。他轻轻巧巧地说,“吃完饭,我们去唱歌吧?”她莞尔一笑,低眉顺目地回答“唱也行,不唱也行。”这其实是有所期待地守望他的进一步请求,这该是常规下女性的矜持。今夜,他却不这样认为。他的诠释直白而生硬“这就是说,唱歌的愿望很清淡,很勉强了?或者干脆说不愿去嘛!”她摇摇头,无言以对,不置可否。

  那么多的离离合合,使她们累了,腻了,僵硬了,乃至无所谓了。但决绝,心有不甘。他们无力创新古老的桎梏篇章。

  她们在寂寞中相识,并合力以肉体的温存和精神的融汇,挫败了漫长难捱的彷徨生涯。那帧经历和感受非凡的宝重,千回百转,刻骨铭心。

  她们讨论起餐厅的装潢、布局和挂饰的简陋,追忆那些她们一块用餐而关门歇业的酒店,荒诞可笑而意味深长。她忽然说,“我们认识多久了?”他慢慢思忖,这一年,那一年,“能有八年了!”接着,他想调侃一句,“八年,历史悠久啊,鬼子都打跑了!”他没说,蓦然的总结,令人品出份淡淡感伤的滋味。概括性的言论,总有些曲终人散的意味,总有些沧桑变迁的慨叹。即使,她是无心的。即使,她们均无意就此了结。

  有一句话油然萌生在他心里。

  他什么也没说,只点了一支烟。窗外的世界更加迷蒙了,阒寂了,孤单的路灯苍茫地萧条着,在无人关注的舞台上茕茕孑立。

  他什么也不说,她尤其深藏若虚。

  这会儿,她的柔情似水和冷漠物质,跌宕纠缠在他心中。他一时无所适从。

  她起身去洗手间,他静静地看她窈窕来去,品鉴那暗香浮动。

  喝完杯中酒,他问“你吃好了吗?”“嗯!”“那,走吧!” 望着她询问的目光,他补了句“回家!”她的微妙诧异隐匿在弯腰拎包的情节里。

  楼下埋完单,她开车载他离去,除了街灯不识趣地映进车内的惊扰,驾驶室里一片静谧。她平静,或是极力掩抑了焦灼小声问了句,“你怎么了,忽然要回家?”“没事,回家就好!”“就感觉你突然有事?”“放心,真的没事!”

  路两旁的霓虹灯盛开得妖艳而磅礴,夜的城轻薄地挑逗着俯视可见的迷离。

  到了他住的小区门前,她追问了句,“这个点,你必须回家吗?”他顿了顿,抗拒了含蓄的挽留,但仍找不到华丽的托词,“还是回家吧,有点小事!”

  微茫的幽光下,读不透彼此话语和眼神里的蕴藉。

  他要她在大路边停车就行,她顽皮地戏谑“怎么,不方便吗?”他笑着摇摇脑袋,遵从了她的殷勤善意。

  小区里正是静寂的时候,在家的不便再出门,出门的还来不及回家。

  万家灯火明。秋夜凉如水。

  车在单元门前停稳,她倔强地再问“你真的没事吧?”坐在她后面的他,伸手温柔地拍拍她的肩,“真的没事,今天我很高兴,你的生日能告诉我!信任可是种恩情呢!”她说“谢谢你!”她的谢意言有尽意无穷,是他牺牲其它要事专心陪她并埋单,还是今夜意外给了她一份心灵的抚慰?

  下车后,挥了两次手,才听见她摇下玻璃,道声“我走了。”她的缓慢,大约是不断调正车向,而不是留恋。

  应该有个拥抱或者接吻才算完满,哪怕仅限形式上的。他竟半点心思都没闪现,她更是巧妙到端庄凛然、无懈可击。

  白色轿车的暗红后尾灯悄然迷失在灯火阑珊的转角处。

  开了单元门,弹力强劲的金属门在身后“咣铛”一声震动关闭。也震醒了他在晚宴上缔造,埋藏心里的一句话。

  那话其实蛮灰暗的,几分伤害的力道。此种评价的证据,因了这刻那行语句突兀地辗转脑海,他胸部左侧的器官骤烈一阵悸痛。

  他将说未说的话是,“以后每年今天,我们见唯一一面好吗?!”

156425149.jpg

楼主热帖
[文学] 情人夜宴及暂厝的一句话
[文学] 爱情,只有一次
[文学] 七日之乱
[文学] 杯中纪事
[文学] 善舞的男子,扯起了我的忧伤
[文学] 与文殊师利轻轻一握
[文学] 慢火炖靓汤
[文学] 载满锦绣的中国爱情
[文学] 忆狗断章
[文学] 母亲的月台
[文学] 沐雨捃寒
[文学] 幻灭

发表于 2013-9-17 00: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昨天在53碰到玲珑,我还打听你的消息呢!
发表于 2013-9-17 10: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爱一个人时,是灵魂烧一把火。这是最真实的体验!

发表于 2013-9-17 10: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时过境迁,谁也回不去的,陈年往事,如梦如烟!
发表于 2013-9-17 17: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也是一种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挫折面前,不要向失败低头!在不幸面前,不要向命运低头 !—张铭利

QQ|手机版|小黑屋|帮助中心|实力派网 ( 鲁ICP备14015739号-1 )  

GMT+8, 2018-12-19 02:15 , Processed in 0.15548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星硕互联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www.shilipai.com edition:hsmhx3 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