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实力派网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实力派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实力派网
搜索
查看: 3093|回复: 0

[小说天地] 七日之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 18: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y_20120116132904369724.jpg

       “一定要泡上她!”出门前,对着穿衣镜,我咬牙切齿地做了出征前最后的誓师动员。
  我是个普通交警,参加工作近十五年,终于膺获了“资深科员”的光辉荣耀。好多个领导不分场合、不拘形式地说过“郑强这个同志,人是好人,就是不知变通。”郑强,就我。不知变通?切!我不承认。不就是干外勤时,在路上和违章司机吵了几回嘴打过两次仗吗?不就是做办公内勤时和领导拍过桌子瞪过眼?那都是因为俺工作认真!说我偏激?一边玩去!鼠目寸光!我自认文采卓越、口摇河汉、满腹韬略并且一表人才。可去年全支队干警工作考核时,我不幸名列第一,——倒数。差点让我轮岗培训,后经多方努力,五千元的购物卡终于气贯长虹、力挽狂澜,我被艰难地调动到支队宣传处坐冷板凳。替我说情的领导慧眼识珠地庄严指出“郑强同志还是具备某些优点的,初中时就在班级手抄报上发表过约计一百五十字。”
  天妒英才啊!我为自己雄才大略的横遭压制和长年累月的怀才不遇,剑指苍穹,愤愤不平。
  很多人都有属于自己、与工作关联又不完全纠缠于此的社交圈。发改局的二虎、民政局的大王、信用社的李三、政府办的老黄以及我就同属这样一个群体。相似的生活背景、社会地位和个人遭遇,使我们从众多酒肉朋友中脱颖而出,日益密切,结成统一战线、稳定阵营。我们三六九的轮流做东凑到背街的小酒馆,说三道四、指点江山。
  我们从不搞家访,那种方式俗套烦累,况且时间长短、酒精消耗还得看老婆的脸色行事,有碍意气风发。外边多自在,肆无忌惮、胡吹海捧。我们对彼此的家境略有梗概。没事就清谈笑骂,消遣黯淡无聊的闲余时光;有事就一个电话,实现社会活动能量的绩效结合。从他们各自的介绍里,了解到他们的夫人都在与之匹配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出于虚荣,我违心地宣布自己的老婆是某外企白领。其实我老婆下岗多年了,现在小超市干促销员,月薪八百。
  事发当天,喝得酒酣耳热之际,不知怎么,话题就转到女人上,这可能也是男人的通病,不谈钱,就谈官,再不说女人,没话了。老黄说“现在玩潇洒的男人流行‘泡良’知道吗?”“‘泡良’?”口齿已经不清的大王疑惑不解。面红耳赤的李三接口说“看!井底之蛙了吧?‘泡良’就是泡良家妇女。有钱有权的去娱乐场所嫖,那是缺乏自信;蛮横小子身无分文,霸王硬上弓,那叫愚蠢透顶!”二虎恍然大悟“这么说,‘泡良’是种身份象征和能力体现了!”“那是啊!”眩晕中自命不凡的我,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
  “你懂啥?你们警察就知道‘赶走嫖客自己睡,路边一站就收费。’”大王一贯对我的非凡能力冷嘲热讽。我对他把我混同与一般的污蔑义愤填膺:“我懂啥?哥们办这事多了,一般货色还难入鄙人法眼呢!”“吹吧!国色天香的能眷顾你那个犄角旮旯?也就尝点残渣剩饭吧!呵呵!”“怎么着也比你强,瘸三拐四的路都走不正,有个女人也把人家晃倒了!”
  平心而论,大王这人还算厚道,吃饭抢着结账,有事跑在前面。大王有条腿小儿麻痹症后遗症,走路不细看看不出来,平常我们都会有所回避。话赶话的,我触到了他的疼处。大王火了,站起来抬手打了我左脸一下。他喝的比我多,加上于心不忍、出气为主,我的皮肉没什么反应,但我的尊严受到了强烈攻击伤害。我冲上去,扭住大王准备大打出手。李三、二虎、老黄赶紧劝住,左右缓颊。我盛怒难消,随时准备一招制敌。恐怖的肃杀之气、战争的阴云,笼罩着这个城市一条小巷这家小酒店的一个房间。
  最后场面得以调和的原因,是在老黄语重心长地积极主导、李三和二虎连横合纵地巧妙策略,对阵双方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达成如下协议:
  “第一,七天内,如果郑强完成自我标榜的“泡良”壮举,经三位评委客观地论证和调查,品相优良、真实可信,大王愿意无条件接受面部击打两下,并请酒一桌。
  第二,到期郑强不能完成工作目标,或者弄虚作假、敷衍拼凑,双方冰释前嫌,两不追究。
  第三,明日即起计时。
  口说无凭、立此存照。”
  当夜回到家里,残酒未消,余怒汹涌。我绞尽脑汁,无计可施。黎明时分,猛然想起单位附近理发店的女子,偶尔去过一次,依稀记得她风姿秀逸,谈吐风情,可以一试。
  第一天。
  下午工作不忙时,我迈着貌似四平八稳的方步踱进店里,结果一脚踩在门后的拖把上,打了个趔趄,差点因私负伤。我把理了时间不长,正在拼搏进取、努力生长的短发剪得更短。为了寻找胜利的切点,我宝贵头发的牺牲重如泰山。她的实际年龄该和我仿佛,三十四五岁,面相上显年轻,也就三十左右。顺理成章的,理完后,我和谈锋甚健的女理发师简短聊天。对她的家庭、住房和收入,有了初步的了解——如果她的叙述真实可信的话。谎言也没关系,排除物质欺骗,有人对你说谎,说明在乎你:在乎她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在乎你对她的细节感受。我告诉她我在支队工作,并诈称自己是党委成员。她一定参照市委常委去理解了,脸上立时浮现出稍纵即逝的红晕。市委常委才几个?党组成员,连本单位好多人都弄不清楚谁是谁非。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初次接触,不便久留,中国人写文章不是讲究“凤头”嘛。我起身告辞,顺便恭维了一下她惊艳人寰、颠覆四美、冠盖京华的身材和容颜,流露了随时再来的企图。虚荣的心花怒放下,她没有义正辞严的拒绝。
  第二天。
  我择机而往。谈不多时,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很烦躁发牢骚:“我弟弟真是的!查住摩托车还找我,我认识谁啊?!”我问了她扣车的地点,打了个电话。过了十来分钟,一个模样和她相似的男青年骑着摩托车来了,一进门先给我敬烟。弟弟走后,就是午饭时间了,我认真、细致地估价了一下现状和筹码,觉得不宜出手过早,以免打草惊蛇,小败失信心。我沉稳地像个君子一般告辞而去,她的目光灼灼。
  第三天。
  我走近理发店附近时,正赶上一帮穿制服的人在搬东西,她呆在一边惊慌失措。问清究竟,原来是她的广告牌违章占路。以前和城管队有合作办公的经历,我向为首的说了几句好话。牌子留了下来。她气呼呼地坐在理发椅上,向我诉苦:“一上午没开张,还碰上这么一帮丧门星!”我宽慰了几句,潇洒出门。又回头对她说:“我叫饭店给你送几个菜来,算是为你压惊!”她波光潋滟地一笑,深情接受了我的不怀好意。
  我抬头留心了一下门楣上的门牌。来到附近承揽外送业务的酒店,我在服务台上拍下一张红色人民币,清晰地告诉熟悉的服务员:“又好又快地炒几个菜,送到华顺街77号。”
  第四天。
  一见面,她先向我致了谢,声称那些菜让她感受到人世间久违的温暖,从此不再对炎凉世态百般厌倦。她还亲切至腻地红了脸告诉我“今天一见你,心情好多了。”正说着话,有个六十岁左右的妇女急匆匆闯进来,对她高声呼唤“快去接接你妈,搭车来你楼下,上不了楼!”我不知原委,热情澎湃地盲目追随她,来到了沿街房后不远的她的家。她的母亲,体积丰硕的老太太正蜷缩在一台绿色出租车里。她告诉我“她母亲脑血栓后遗症,腿脚不便,没法爬楼。”出租司机见是我,客气的打个招呼,钱也不要,一溜烟开车走了。我自告奋勇地背起老太太,接过回身要去照顾店里生意的她递来的钥匙,回头问了一句:“你家住几楼?”“六楼,西户!”“六楼?!”我肩负重任,举目往上,不由得晃了一下。终于,汗流浃背、艰苦卓绝地把老太太安置到床上。老太太对我的服务很是满意,表扬了我特别能吃苦特别能耐劳的奉献精神。我感动地以标准的姿势敬了个礼,高声宣布工作纪律:“密切警民关系,加强警民联系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带上防盗门,转身下楼的一瞬,隐约听见老太太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一个搬家公司的搬运工,还那么得瑟?搞得跟学习‘三个代表’似的!”我心里一紧,想起自己因为方言重,经常把“毛遂自荐”,发音为“毛遂自尽”——我是个多么英明的人啊!就连露拙的软肋都具备精确的远见。
  第五天。
  中午她买了四个现成菜,我俩在她店里对坐用膳。她偷空去电脑上看了一下股市行情,叹息说“最近股市真熊,我都快赔光了!”我随口说了句“你买一下60****!”“当真?”“必须的!”我并不懂股票,只是昨天去给大领导送招待水果时,听市金融证管办的吴主任和他谈起过,说“这个本地股票有重组内幕,一定会有大涨行情。”因为我的智商和平常对股票的敬而远之,领导丝毫不避讳我。我讳莫如深,胸有成竹的样子,给了她无穷力量。下午一开盘,她全仓杀入,一小时后,该股封至涨停。她忘形地拍完自家手又拉着我手,开心得合不拢嘴,像个捡了中意玩具的小姑娘。
  第六天。
  上班一大早,执勤保安打内线告诉我“有个绝色靓妹在岗上等你。”我下楼一看,是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倾城倾国。她媚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条价值不菲的品牌领带送给我。不是门卫不识趣地始终关心的盯着,她差点亲自给我戴上。走的时候,她莞尔回首:“中午记得过去吃饭哦!”
  刚吃完饭,她在收拾桌子和餐具。一缕秀发垂在眼前,她举手拂了一下,这个细节逃不过我的明察秋毫。我心里油然涌起一股亲情的温暖。一种男耕女织,平淡甜蜜的幸福蔓延心田。弟弟忽然进来了,对我低眉顺眼地一笑,就开口向姐姐说起买房的事。感觉不便的我站起来要走,已经不把我当外人的她,坚决而殷勤的制止了客人的道别,顺手奉送一杯浓浓的香茶。茶的温度延缓了我离去的时间。
  我大略听出是弟弟结婚要买房,找关系优惠的额度让姐弟俩颇费犹豫。我问了楼盘地址和开发公司的具体名称,去上单位下午的班。我厚着脸皮,趁着大领导今天笑逐颜开,请求帮助问一下买房的情况。领导欣然接受了,似乎对一个不开窍的人赐予恩惠是莫大的成就感。一个电话打过去,结论是令人吃惊的降幅到手,一下子就省了五万元。权力的魅力,在一瞬间让我感慨万千。
  她热泪盈眶的宣布我不接受她的宴请,就是她的杀父仇人。我装作难为情,扭扭捏捏遂了她的愿。眼前却恍惚看见自己的拳头,寸寸逼近了大王的脸。
  夜色在窗外徐徐蔓延,万家灯火璀璨出绚丽的城市盛典。我们对坐在十二楼音乐低回的落地窗畔。我默默地吸着一支烟,看外面的世界渐渐迷离,看红酒自恋地漾起微微的波澜,看晶莹的餐具映耀着室内暧昧的光线,看对面的男子精巧的唇悄然滑过红衣女子裸露的香肩。
  也看她柔荑的玉手交错开合,看她风流的眉眼红晕泛滥,看她精致的五官春意盎然,看她华丽娇躯里的风情次第点燃。我们互相凝眸,洪波涌起,星汉灿烂。久久。
  我凶猛地握住她手,激情淋漓而真挚坦白地发表获奖感言:“谢谢你的招待!我吃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第七天。
  这是决定胜负,一锤定音的时刻。孤注一掷的我倾尽全力行此一搏。我要动用全天下无往不胜、摧枯拉朽的绝杀妙计。横扫千军如卷席。一箭既出定天山。我要使出三十六个三十六计都难以扳倒的绝手妙招。我不允许自己在一场情欲博弈的征伐里功亏一篑。成败在此一举,励精图治。孤蓬自振惊砂坐飞,我毕其功在此一役的办法就是——闪!不要小看一个笔画简单的汉字,对于一个深陷情毒,缠绵悱恻的女子而言,将是灭顶之灾崩溃瞬即!当一份情感潮来潮去奔流心田时,陡然截流无异于激起千涛万浪、咆哮如虎。蓦然无防的撕裂,会井喷出震古烁今的壮丽。运用得当,一定会有事半功倍的高效!我陶醉在自我的构建的丰功伟业里,我在无酒而醺的朦胧里,师心自用的笑傲江湖。我已经不恨大王了,他这个人其实不错,喝多了小冲动,而且是我先揭了他的短处,他师出有名。
  午饭前最后一个顾客离开后,我坐在她的对面,正襟危坐,道貌岸然。我一脸肃穆不无哀怨的神色,悲从中来的情怀,肝肠寸断的语调,沧桑蚀骨的语速。我开口了:“昨天没有夜晚,我在整个世界的黑色里也是睁着眼度过的。我的睡眠和心思全都因为一个人烟消云散了。我的生命因为爱情而透支,我的事业也将因此而倾颓!在这个神圣的形象和深沉的情感中,我是一个完全臣服的失败者!在情感对抗间,我是一个没有交战就白旗飘扬的懦夫。我没有任何请求,我是一个绝对的崇拜者,我心甘情愿的引颈受戮!只是我最后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我,我们要活在现实中,对不起!我打扰了你的宁静生活,带来了你的很多不便。如果可以,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我们都要保持克制,那些热情似火、澎湃如海的真情,就此慢慢熄灭吧!我要离开了,心如刀绞、肺腑崩裂!让我独自在若无其事中,承受翻江倒海的痛苦吧!谢谢你!再见!”
  我坐着一丝未动。
  果不出我所料,那一刻,她呆若木鸡,魂飞魄散。玉碎宫倾,万念皆灰。我冷酷的分析了前因后果利害得失,慎重的表示必要的担忧顾虑。字字泪,声声血。叱风雨、泣鬼神。她像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女主角一样,疯狂地扑过来蹲坐在我的膝前,她泪如泉涌、满面婆娑,五官憔悴,发丝凌乱。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生怕一不留神我土遁隐形,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呜咽着大喊:“不···!”我胳膊上的肉被她掐疼了,我在疼痛里得意洋洋,我丑恶的用心完满落幕,我的表演真实得死去活来。上天有眼,一定会不遗余力地责罚我的罪恶,我赎罪的周期必将漫长无边。
  此刻,我有信心带她到任何一张床上。随心所欲地剥下她优雅、时尚的衣衫,完美展现她惊霜赛雪的肌肤。那些明碉暗堡、灌木丘陵,平坦与崎岖,温热与潮湿,我随时随地随意攫取。我会将地毯式的整体推进和尖刀班的重点突破,有机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和谐的显赫!我兴奋得泪如雨下、血压升高。我的脑袋和手不老实地向下游走,鲸吞蚕食我近在咫尺的盛宴。
  我手机不合时宜地执拗地疯响。
  我恼怒的一看,是大王。
  我没好气地接通喝问“咋?有啥事?”
  “呵呵···还生气呢?那天我真是喝多了,失态失态哦!今晚一块聚聚?我请你啊!”
  “没空,你忙吧!”
  “看!是吧?还生气呢!那你就来打我吧,反正我脸也肿了!”
  “肿了?怎么搞的?”
  “嗐!别提了,最近我老婆不知咋了,除了找茬吵架,就是摔摔砸砸,说什么离婚!这不。昨天喝了点酒回家晚了,一进门她就破口大骂。推我到了门口,一下撞在门框上了!唉!”
  “大概你老婆升官了,架子大了!”
  “升狗屁官啊?一个理发的!”
  “理发的?在哪儿理?”
  “华顺街77号”。
清纯.jpg

楼主热帖
[文学] 情人夜宴及暂厝的一句话
[文学] 爱情,只有一次
[文学] 七日之乱
[文学] 杯中纪事
[文学] 善舞的男子,扯起了我的忧伤
[文学] 与文殊师利轻轻一握
[文学] 慢火炖靓汤
[文学] 载满锦绣的中国爱情
[文学] 忆狗断章
[文学] 母亲的月台
[文学] 沐雨捃寒
[文学] 幻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谎言会在你的背后亮相。—张铭利

QQ|手机版|小黑屋|帮助中心|实力派网 ( 鲁ICP备14015739号-1 )  

GMT+8, 2018-10-23 12:13 , Processed in 0.109398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星硕互联

© 2001-2013 Comsenz Inc. Acknowledgement:www.shilipai.com edition:hsmhx3 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